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215 又是一个同道

215 又是一个同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何瑭回家之后,立即沐浴更衣,把头发和须髯也打理一番。
  脱离翰林,即将外放,犹如新生,如何不值得庆祝?
  何瑭在京城租住的民房,宅子虽然不大,但也不会寒碜。他家属于世袭武将,朱元璋时代便随军北征,获得赏田和功田不少,根本就不缺银子花。
  等何瑭梳洗完毕,长子何光祖过来禀报:“父亲,翰林院王学士来访,二弟正在陪他说话。”
  何光祖、何显宗兄弟二人,都跟在父亲身边读书。
  可惜他们资质鲁钝,只是生员而已,一辈子都没考上举人。何瑭后来虽然可以荫子,却拒绝使用这种特权,做人做官都堂堂正正。
  大名鼎鼎的小郑王朱载堉,便是何瑭长子何光祖的孙女婿,何瑭与朱载堉的父亲亦师亦友——包括《中国音乐词典》在内的很多资料都搞错了,朱载堉并非何瑭的外甥兼学生,而是何瑭的曾孙女婿兼隔代传人。
  后世之人,将何瑭誉为“中州圣儒”,其最有名的故事,便是临死前留给两个儿子的遗言。
  何瑭问儿子:“人生在世,应以何立身?”
  长子回答:“为民者勤,为富者仁,为官者廉,以一技而利天下。”
  何瑭又问儿子:“我一生为官,没给你们置田产。只有分家得来的五千两银子,你们该如何用?”
  次子回答:“银子我们不要,我们兄弟可自食其力。三千两捐给景贤书院,救济贫寒士子;另外二千两府前开市,周济天下穷人。”
  何瑭非常高兴,提笔写道:“子孙胜似我,要钱做什么?子孙不胜我,要钱做什么?”
  何瑭死后,两子将其遗言刻碑于坟前。年久日深,石碑残缺,只剩两个“要钱”,人们称之为“要钱碑”。不清楚情况的,还以为坟墓主人临死前,有多少外债没要回来呢。
  何瑭大步来到客厅,笑容满面道:“贵客临门,有失远迎!”
  王渊起身拱手,逗趣道:“何修撰春风拂面,似有什么大喜事?”
  何瑭苦笑:“何喜之有?若陛下若听得诤言,挨骂之后晓得改正,那才是真的大喜事。”
  “绝无此种可能,”王渊摇头叹息,“我第一次去豹房,就劝谏过陛下,结果直接被轰出去。陛下是属毛驴的,得顺毛捋才行,你骂得越凶,他越不会听。何修撰今日用错了法子。”
  何瑭感慨道:“我又何尝不知?但我根本无法接近陛下,更找不到时机顺毛捋。我的那些奏章,估计陛下都没看过,在内阁和司礼监就被挡下来了。”
  王渊笑着说:“外放也好,我明年也会外放。”
  何瑭惊讶道:“王学士舍得外放?”
  翰林院官职清贵无比,外放等于贬官,何瑭也是没办法了,才寻求外放出去做事。
  王渊解释道:“我虽然外放,但翰林院职务保留,算是到地方上去历练吧。”
  何瑭羡慕无比:“王学士果然简在帝心!”
  外放出去做官,居然还能保留翰林院职务,等于是去镀金混资历和政绩。更何况,明年的事情,今年就已经决定,那得多受皇帝宠幸啊!
  王渊说道:“今日听何修撰讲经,有句话我非常认同。为君者,为臣者,当造福于百姓。民乃社稷之本,孟子此言不虚。”
  “哈哈,你我乃同道之人也。”何瑭大笑,非常高兴。
  畅聊一番,何瑭回到书房,把之前被扣下的奏章副本,全都交到王渊手中:“王学士,烦请转交给陛下,务必要让陛下亲自阅览。”
  “我尽力而为。”王渊翻开,粗略浏览一番。
  《兵言》五篇的内容很简单,并没有涉及大明军制的根基,却又反应了实际工作中的弊端。
  比如卫所权责划分,你管你的,我管我的,互不协调。这个卫所的辖地出现叛乱,只需出兵把反贼赶出去便不管了。反贼来到其他卫所辖地,其他卫所又说这不是我的责任,应该之前的卫所来管。之前的卫所又说,我没有权力带兵越境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