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229 炼神还虚哪儿去了?

229 炼神还虚哪儿去了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王渊的离京计划再度推迟,因为皇帝要过生日了,万寿节属于古代中国非常重要的节日。
  
  这天,朱厚照先去奉先殿拜见太皇太后,再去奉慈殿拜见张太后。感谢她们的养育之恩,毕竟没有两位太后,就没有朱厚照和他爹弘治皇帝。
  
  接着再驾临奉天殿,群臣山呼万岁,庆贺皇帝生辰。
  
  按照礼制,皇帝应该赐宴群臣。但今年各地大灾,粮食减产严重,遂免去赐宴节省开支。
  
  随后,各番邦使节依次入朝,恭贺大明皇帝生日,皇帝赐宴、赐金织衣、赐大明宝钞以示恩遇。
  
  宣布赏赐完毕,藩国使节本该退下,朝鲜使节柳湄突然大喊:“圣皇帝陛下,臣请求留在大明,谨以十年之功精研理学!”
  
  群臣愕然,随即狂喜,就连朱厚照都特别高兴。
  
  什么资历尚浅,放在柳湄身上纯属扯淡。这家伙的朝鲜官职为户曹参判,类比大明官职就是户部侍郎,妥妥的两班重臣!
  
  而且其所在家族,全称是“文化柳氏”,听这名字就属于儒家正统。
  
  一个儒学正统出身的藩国侍郎,居然放弃高官厚禄,主动留在大明钻研学问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泱泱中华的教化之功啊。
  
  “准了!”朱厚照心情愉悦道。
  
  文武百官齐声大呼:“陛下圣明!”
  
  柳湄同样非常高兴,他留在大明进修,凭借其家族背景,不但不会耽误前程,反而等于积累资历和名望。而且北京的日子多快活啊,娱乐项目比汉城齐全得多,汉城那边就一帮土包子。
  
  更关键的是,朝鲜那边正在玩党争!
  
  一方是勋旧派,相当于贵族大地主联盟,他们想法设法维护既得利益。
  
  一方是士林派,都是通过科举上位的新兴小地主,希望推行改革建设国家。
  
  上百年来,许多士林派渐渐混成勋旧派,变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。但随着科举兴盛,士林派的势力愈发壮大,甚至一度盖过了皇权。
  
  于是,上上个国王,疯狂打击士林派。上个国王先扶持士林派,接着又扶持勋旧派,目的无非是维持朝堂平衡(玩崩了,被政变废掉)。
  
  如今这个国王,正在重用士林派,全力打击勋旧派。
  
  士林派此时如日中天,勋旧派的日子很不好过,而柳湄恰恰出身于勋旧派。
  
  按照朝鲜官场的斗争规律,国王很快就要跟士林派翻脸了,因为这帮泥腿子得势之后太过嚣张。他们奉行“至治”理念,国王翻修厕所都要拿出来“公论”,而弘文馆(类似翰林院)和两府(类似六科与都察院)又一大堆士林派,论来论去都是士林派说了算。
  
  但是,士林派一旦失势,勋旧派必然张牙舞爪。再过一阵子,国王就又该启用士林派,转而打击勋旧派了。
  
  一起一落,循环往复,谁也打不死谁。
  
  国王若是打压某一派太狠,肯定有人狗急跳墙,上一个被废掉的朝鲜王便属前车之鉴。
  
  另外,政治斗争还掺杂着学术斗争,朝鲜儒学有着理学派和气学派之争。
  
  理学派推崇程朱理学那一套,强调个人体验和道德修养。气学派同样尊崇朱熹,却认为“气”才是世界本体,主张积累外在的学识和经验。
  
  柳湄为啥对物理学派感兴趣?
  
  因为物理学派可以理解为“理气互发”,但实际操作更加偏向于“气”,而且还提出了做实验这种“方法论”,当然值得拿回朝鲜大力推广。
  
  柳湄打算不理朝鲜党争,留在北京学习十年,把物理学研究透了再回去。届时,可以改“物理学”为“气理学”,统一朝鲜的理学派和气学派,那样柳湄就可以成为儒学宗师!
  
  物理学派在朝鲜不难推广,由于社会矛盾日渐激烈,徐敬德的主观唯物主义大行其道(气学派),柳湄完全可以在此基础上再添一把火。
  
  甚至,柳湄感觉自己可以统一勋旧派和士林派。勋旧派以理学为主,士林派以气学为主,他以勋旧派的身份,提出偏气学派的主张,很可能得到两派的共同支持嗯,也有可能是共同反对。
  
  散朝之后,还没来得及出皇城,柳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向王渊执弟子礼:“王学士,吾欲学习物理,还请不吝赐教!”
  
  群臣皆惊,大部分冷笑鄙视,心想:果然是番邦之臣,不识儒学真义,放着满朝大儒不请教,居然拜一个后进末学为师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