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243 朝会应对

243 朝会应对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王渊回京听到的第一件事,是皇帝把自己的寝宫给点着了。
  
      任蝴蝶翅膀如何扇动,都没把这场皇宫大火扇走!
  
      宁王依旧每年元宵进献花灯,今年进献的花灯数量众多且漂亮,朱厚照让宫人将其挂在柱璧之上。这已经比较危险,更扯淡的是,檐下还放置毡幕,幕中储存有烟花火药等物。
  
      烟花一放,点燃花灯,花灯再点燃梁柱,于是就有了朱厚照那句:“好一棚大烟火也!”
  
      乾清宫被烧个精光。
  
      而乾清宫是用来干啥的?
  
      明朝历代皇帝起居与办公的所在!
  
      王渊一回到京城,就接到上疏议政的任务。所有官员都必须议政,检讨皇帝和众臣得失,因为乾清宫大火肯定是上天在昭示什么。
  
      这次群臣没有自我检讨,都把矛头对准了皇帝,谁让火灾正好烧毁皇帝的寝宫呢。
  
      内容无非以下几点:
  
      第一,皇帝不该长住豹房,应该回皇宫居住。
  
      第二,皇帝不该宠幸边将,应该把边军从京城调走。
  
      第三,皇帝不该亲近番僧,应该尊崇儒家、勤修文德。
  
      第四,皇帝不该怠政厌学,应该勤于朝政,按时出席朝会和经筵。
  
      第五,皇帝不该偏信佞臣,应该广纳百官之言。
  
      朱厚照被文官们喷得狗血淋头,还没法反驳,只能在豹房发脾气,毕竟他确实把自己的寝宫给烧没了。
  
      另外,朱厚照终究还是信佛了,在豹房里养了无数番僧。
  
      起因是朱厚照想生儿子,带着庄妃去寺庙拜祭。这事儿被钱宁知道以后,日渐失宠的钱宁,立即弄来所谓德高望重的番僧。
  
      朱厚照什么事情都图新鲜,跟番僧聊了一阵,便对佛学产生兴趣。也不顾庄妃劝阻,便把番僧留在豹房,并为其在修建寺庙,他还煞有介事的学习梵文。
  
      这很朱厚照!
  
      几年前,刘瑾还没死的时候,朱厚照曾经信奉回教,还给自己起个阿拉伯名字叫“妙吉敖兰”,意为“安拉的荣耀”。不过嘛,啥事儿都三分钟热度,很快就把兴趣投向其他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王宅。
  
      王全、王姜氏和王猛还没走,就等王渊回家之后,他们才启程去贵州。
  
      女仆端上来一大盘饺子,黄峨笑着说:“二哥,你在外面肯定吃得不好,这是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扁食!阿爸,阿妈,大哥,你们也吃。”
  
      王姜氏眉开眼笑:“渊哥儿,你娶的堂客多贤惠啊。这些日子你不在,阿眉(黄峨)把家里管得妥妥当当,她还要抽空帮你编那个什么报纸。”
  
      王全说:“就是,你以后要好好待她。”
  
      王渊连连点头:“孩儿谨记教诲。”
  
      一大家子人热闹吃饭,当天晚上,又把王阳明请来聚餐,父母一直念着要感谢王渊的恩师。
  
      忙活大半天,王渊终于有空跟老婆亲热,然后搂在一起说些私密话。
  
      “有没有想我啊?”王渊笑问。
  
      黄峨偎在王渊怀里,额头还有细汗,喘着气说:“想得要命,就跟失了魂儿一样,天天盼着你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王渊双手悄悄滑动,逗趣道:“想我回来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哎呀,你不要乱摸,就知道做坏事,”黄峨羞红着脸,“人家只是想跟你每天说话,每天都能见着你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王渊问道:“真没有其他?”
  
      黄峨窘道:“也有一点点,宁儿姐姐的孩子,想来现在已经生了,我也想跟你有个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王渊突然翻身:“那就再努力一下!”
  
      黄峨羞得说不出话,只能闭上眼睛,把王渊紧紧抱住,任由这个家伙瞎折腾。
  
      折腾完毕,就该洗漱上朝了,睡觉这种事情可以留在朝会上进行。
  
      自从把乾清宫烧毁之后,朱厚照变得勤政起来,已经连续上朝大半个月,期间还举办了好几次经筵。
  
      群臣反而有些不适应,突然要天天半夜起床,这搁谁受得了啊?大家都在暗中猜测,看皇帝这次能勤政多久,没人觉得皇帝能坚持一个月以上。
  
      候朝的时候,王渊看到了自己的岳父。
  
      黄珂这两年升官就跟坐火箭一样,他既是杨廷和的心腹,又是王渊的老丈人,哪边都愿意给他升官。之前是户部右侍郎,从河南督粮回来就升刑部左侍郎,现在又平调(重用)为兵部左侍郎。
  
      很有意思的是,皇帝似乎跟杨廷和达成了默契。
  
      杨廷和的人一旦升迁,往往伴随着帝党升迁。黄珂这次调任兵部左侍郎的同时,皇帝从南京召回一个大臣担任兵部右侍郎,同时论功将严嵩升为户部郎中,继续管理山东财政和天下盐税。
  
      “贤婿,你在山东做得太过火了,当心朝堂暗箭!”黄珂提醒道。
  
      王渊笑道:“多谢泰山大人关心,我坐得直、行得正,不怕那些跳梁宵小。”
  
      黄珂说道:“归善王谋反案,你究竟是怎么想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归善王不是已经自证清白了吗?”王渊没弄明白。
  
      一个王爷的谋反案,一时半会儿无法判决。即便办案者伙同诬陷,大家都认为确实谋反,但几个月过去还在讨论该如何处置。在此期间,消息一直封锁,归善王也处于软禁状态,王渊忙着治水居然不知道事情变化。
  
      也没人提醒王渊,或许,李充嗣之类的官员,都以为王渊跟其他办案者是一伙的,因此不敢冒昧提起这个话题。
  
      众臣按着班次,来到奉天殿站好。
  
      王渊叩拜皇帝之后,便闭上眼打盹儿,站着睡觉他已经练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大臣还未发现,朱厚照就打预防针说:“今日,不许再提乾清宫火灾,也不许再提什么边将、番僧!”
  
      言官们面面相觑,都觉得好没意思,不能以正当理由疯狂喷皇帝了。
  
      首辅杨廷和出列奏事:“陛下,臣请停止一应工作,减免各处织造事务。除司礼监书堂、东朝房及各京仓需要继续修理,其余兵仗局、大慈恩寺僧舍、皇城街路红铺、豹房扩建等,都该停工停建。南京苏杭各处织造,也应即刻停止。实在是户部银子不多,需得集中钱粮全力重修乾清宫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