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308 抄家,杀人

308 抄家,杀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先生,海宁出事了!”还没把杨氏打发走,突然有弟子前来禀报。
  
  王渊挥手让杨氏退去,问道:“何事?”
  
  弟子说:“海宁渔民暴动,把建港工地给围了。”
  
  王渊问:“曹知县呢?”
  
  弟子说:“曹知县在审案,渔民还请了状师。”
  
  “不会是告我吧?”王渊笑问。
  
  “正是。”弟子道。
  
  呵呵,堂堂浙江总督,被海宁渔民集体告上县衙了。
  
  明代的余杭县,位于杭州城西边,跟后世的余杭区完全不是一回事儿。余杭区的大片土地,此时归仁和县管辖,向东接壤海宁县。
  
  王渊规划的杭州港,建在仁和县边缘地带,经过水位探测,港口必须占用海宁县地盘,并且占地面积还不小!
  
  明摆着,拆迁工作出了问题。
  
  海宁知县名叫曹珪,湖广黄冈人,正德六年进士,跟王渊乃是同年关系。
  
  对于王渊在海宁建港口一事,曹珪非常配合,而且是报复性配合。他被海宁士绅百姓恶心得想死,如今借着王渊的威势,趁机狠狠敲打自己治下的刁民。
  
  “余,险邑也!俗枭而善讼,豪魁伺持长吏,长短一字为忤,即千方诬诋。故为邑长于斯者,往往以坐法去,即不坐法去,亦必抵狱。”
  
  上面这段话,翻译成白话文即:余杭县,是一个凶险的地方。民风剽悍而擅长打官司,地方豪强喜欢跟知县作对。受一点小小的损失,就千方百计向上告发,甚至是诬告。在余杭县担任知县,往往被刁民告发而撤职,如果不被撤职的话,那一定是进监狱了。
  
  余杭如此,钱塘如此,海宁也是如此!
  
  常伦担任钱塘知县,第一个月就被搞得焦头烂额。第二个月终于发狠,直接仗杀镇守太监的心腹,终于把那帮喜欢打官司的刁民镇住。
  
  现在,海宁县又开始闹幺蛾子。
  
  海宁县衙。
  
  一个四十多岁的状师,站在县衙大堂问:“县尊,敢问官吏挟诈欺公、妄生异议、扰乱成法者,该当何罪?”
  
  曹珪笑道:“当斩。”
  
  状师问道:“敢问浙江总督王相公,可在官吏之列?”
  
  曹珪笑道:“在。”
  
  状师再问:“敢问海禁可是成法?”
  
  曹珪笑道:“是。”
  
  状师立即说:“浙江总督王相公,强征滩涂、民房以建海港,致使海宁百姓无家可归,海宁县内物议汹汹,海禁之策难以维持。是否当斩?”
  
  曹珪笑得更开心:“本官无权审问王总制,你来错地方了。按察司也无权干涉王总制办事,你应该去找巡按御史告发。”
  
  状师昂首挺胸,立于县衙大堂:“既如此,我只好状告县尊。你身为本县父母官,只知屈从于上官,不思维护治下百姓生计……”
  
  “告得好!”
  
  曹珪猛拍桌子,挽袖子说:“陈秀才,我忍你很久了。开海乃当今圣上之令,岂能说是扰乱成法。你刚才说的都是谤君之言,好大的胆子,给我往死里打。打死勿论!”
  
  状师被皂吏按住,脱去裤子,当场开始打屁股。
  
  “啪啪啪!”
  
  一连打了二十余棍,状师只是冷笑,曹珪被气得发抖。
  
  负责打屁股的那两个老吏,技艺非常精湛,看似打得狠毒,其实只伤及皮肉。这些吏员,竟跟状师是一伙的!
  
  “没吃饭吗?”
  
  曹珪大怒,亲自下堂,抢过棍来,使劲全身力气敲打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状师终于叫出声来。
  
  老吏连忙把曹珪拦住,劝道:“县尊,你对着腰这样打,会把陈秀才脊梁打断的。”
  
  曹珪怒道:“放开,本县就是要把他脊梁打断!”
  
  主簿突然出声:“把人轰出去吧。”
  
  皂吏立即将状师叉出,而曹珪从头到尾被拦着,竟被主簿和皂吏给控制了。
  
  “好,很好!”曹珪死盯着主簿。
  
  主簿毫不畏惧,反而威胁道:“县尊,你别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