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409 突如其来的海战

409 突如其来的海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葡萄牙使团顺季风而来,抵达杭州正是四月初(农历)。
  
  而红薯、玉米、花生三种作物,在南方的最佳种植时间也是四月(公历)。但那是几百年后的四月,如今大明正逢小冰河,正德十四年的平均气温,已跟天启年间差不多冷——不过再挨十年,气候就会回暖,直至百年后才再次变冷。
  
  因时代气候差异,三种引进作物,刚好适合在农历四月种植!
  
  杭州工商学院。
  
  王渊花钱买了二十亩良田,全部捐给学校做学田。如今辟出几亩地来,用来搞新作物试种,王总督亲自前往指导。
  
  上辈子,王渊生长在小县城,自己并没有种过地。但他外公外婆在农村,也是见过如何耕种的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?
  
  十多个学田佃农,在王渊的指挥下,用泥巴混合草木灰,再加入一些发酵粪便,在地里揉着网球大小的屎团子。
  
  这是在给玉米做“营养钵”,种子摁进屎团子当中,可以健康快乐的长出幼苗。移栽也非常方便,挖坑将带苗的屎团子埋下,定期浇水除草就搞定了。这种“营养钵”育苗方式,兴起于新中国建立之初,是中国农学家们的研究成果,可适用于玉米、棉花、西瓜等作物。
  
  王渊小时候去外婆家,可帮忙揉过屎团子,当时只觉得特别好玩。而且粪便混合草木灰、泥土之后,也不怎么显臭,搓起来并无心理负担。
  
  有两个物理学派门徒,负责这些作物的试种,王渊告诫他们:“玉米苗长到两个巴掌宽的高度,就可以考虑移栽了。移栽的时候,可以进行垄植,每窝间隔大概是虎口到手肘的长度。”
  
  玉米,是王渊给新作物的命名!
  
  至于垄植技术,古已有之,至少一两千年了吧。
  
  其他都源于王渊的幼时回忆,苗高、间距什么的,只能记得一个大概。至于什么时候浇水,王渊只知道育苗时,必须泼洒少量水分,移栽时要用瓢灌浇,之后如何浇水只能慢慢摸索——其实也就抽穗还需灌溉一次。
  
  王渊仔细回忆,突然又补充说:“等玉米稍微长高之后,可以在垄沟里种豆子,玉米和黄豆能够共生,如此就能节省土地。”
  
  这种间作栽培技术,自然是中国劳动人民总结的,欧洲如今还在玩轮种呢。
  
  王渊小时候在外婆家掰嫩玉米,就能看到垄沟里栽着豆子,玉米和大豆都能良好生长。
  
  学生和佃农也没多问,以为是佛郎机人,带来了玉米种植技术。
  
  接着,王渊又去红薯实验田,吩咐道:“红薯挖坑埋进去,等藤蔓长得茂盛了,再掐下藤蔓进行移栽。也要进行垄植,垄沟里载……不对啊,把玉米田的人也叫过来!”
  
  王渊彻底回忆起来,玉米、红薯和大豆,可以同时进行套种。
  
  玉米栽在垄上,最高;大豆种在垄沟,次之;红薯也种在垄沟,最矮。
  
  一块田地,可同时种这三样作物,高、中、矮互不干扰,以实现耕地的最大化利用!
  
  中国农民太勤劳了,也太聪明了。他们一直都在摸索,如何用最少的土地,种出最多的粮食。
  
  玉米和红薯都是高产作物,同时种在一块地里,而且还能套种大豆,那么亩产该是多么惊人?王渊瞬间就兴奋起来。
  
  至于花生,真没啥好说的,挖坑埋种浇水便是,那玩意儿容易种得很。
  
  之后的一个月里,王渊隔三差五,都要来试验田逛逛。他甚至借来一些京兵,每天驻守在试验田边,防止有人畜毁坏这些新作物。
  
  一旦试种成功,就可在杭州府推广,再推及整个浙江,最后推广到大江南北!
  
  ……
  
  试验田里的玉米,刚刚完成移栽,葡萄牙使者西蒙,也装好货准备返航了。
  
  西蒙昨晚耍得很嗨皮,醉到不省人事的程度,大清早被属下强行叫起。他起床气很大,顺手扇了属下一耳光,这才骂骂咧咧吃早饭。
  
  直至半上午,西蒙回到自己船上,下令船队升帆回航。
  
  水手们忙活个不停,西蒙却在桅杆之间,挂着吊床躺上去补觉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葡萄牙船队终于驶离杭州湾,迎面而来的是一支日本、琉球船队。
  
  那是岛津氏的商船,由于中日官方航道,被大内氏牢牢霸占,岛津氏只能选择更困难的路线。他们横渡大海直接去琉球,在琉球补给之后,再前往大明进行贸易。
  
  “船长,有日本船队!”副官过来提醒。
  
  葡萄牙和岛津氏,目前处于“交战状态”。或者说,所有东亚、东南亚国家,只要是跟大明搞海贸的,都与葡萄牙处于“交战状态”。
  
  葡萄牙新任印度总督,只在马六甲住了一个月,便返回印度果阿享受去了。但他却留下了多个命令,第一,敢从马六甲往西航行的商船,只要不挂葡萄牙旗帜,全部击沉!第二,跟大明进行贸易的船队,只要不挂葡萄牙旗帜,全部击沉!第三,提高马六甲港口税收!第四,提高马六甲农业税收!
  
  岛津氏的船队,已经被葡萄牙抢掠过一次。
  
  西蒙瞬间从吊床翻下,拔出佩刀喝令道:“准备战斗!”
  
  火者亚三,一言不发,只是冷笑。
  
  副官提醒说:“船长,我们距离中国港口不远,这样攻击别国船队合适吗?”
  
  西蒙笑道:“又没攻击中国船队,怕什么?”
  
  ……
  
  “轰轰轰!”
  
  一阵炮声将王渊惊动,他火速安置妻儿,又跑去会馆见皇帝。
  
  不多时,有钱塘水师官兵前来汇报:“陛下,总制,葡萄牙在海上炮击日本船队,满总兵问要不要插手?”
  
  “这个,”朱厚照嘀咕道,“就好像有恶人,在我家门口,打我的邻居。该不该管呢?”
  
  王渊提醒说:“陛下,日本乃大明属国,而且这是大明海域!”
  
  “对啊!”
  
  朱厚照顿时愤怒异常:“日本乃大明属国,攻击日本,形同攻击大明,快让满正前去帮忙。”
  
  钱塘水师不在钱塘,而在造船厂附近,那里有一个军港,由海宁千户所的军港扩建而成。
  
  当满正率领水师前往支援时,岛津氏和琉球国的联合商队,已经被葡萄牙人打得落荒而逃。一共八艘商船,被葡萄牙人俘虏四艘,一艘即将沉没,还有三艘正在往北逃,刚好跟满正的水师迎面撞上。
  
  这是因为,此时吹东南季风,日本船队往北逃属于顺风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