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452 文官都坏得很

452 文官都坏得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复州卫指挥使蔡裕,在王命旗牌的感召之下,立即宣布要带病出征,将那些参与兵变的士卒全部收拾干净!
  
  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
  
  出兵嘛,需要一点点准备时间,这一准备就半个多月过去了。
  
  而永宁监城的兵变规模,随着蔡裕打算出征,突然就飞快扩大起来。附近上万军户,纷纷揭竿而起,想要反抗王总督的残暴统治。
  
  三月初,蔡裕还没准备好,王渊已带兵来到永宁监城之外。
  
  拢共不足五百精骑,另外还有千余新兵,即刚整编完毕的逃亡军户。
  
  那四百多精骑,如今全是军官,必须聚在一起,才能保证骑兵部队的战斗力。因此千余新编部队,连称职的军官都没有,遇到挫折估计会一哄而散。
  
  王渊拿着王命旗牌去借兵,周边卫所主官都满口答应,但他们需要花时间做出兵准备。
  
  王渊也不等了,就带这不到两千人,直奔永宁监城而去。
  
  屁大点的土城,城楼上密密麻麻,全是参加兵变的叛军。且大部分属于老百姓,根本就没打过仗,他们是发自真心要反抗总督暴政。
  
  “仲德,我们是不是很坏?”王渊指着城楼上的百姓问。
  
  王崇无奈苦笑:“在这些百姓眼中,我们确实是官逼民反的大坏蛋。”
  
  军官侵占牧场,可不是占去养马的,而是用来种地的。耕种就需要人口,那么大的牧场,不知有多少百姓赖之以生存。王渊现在跑来收回牧场,便是要砸数万农民的饭碗,那些给军官当佃户的百姓能不造反?
  
  王渊非常赏识王崇,将其视为衣钵传人,此时刻意培养道:“如何平乱?”
  
  “攻心为上。”王崇回答。
  
  王渊笑道:“你来指挥。”
  
  半日之后,王渊在城外安营扎寨,王崇则带着骑兵往城内放箭。
  
  数百封信射进城去,无非表达善意,公布对无地佃户的安置方法。也不知是辽东官员信用透支太严重,还是王渊给出的承诺太优渥,反正城里边的叛军无人肯信,王崇的攻心之策宣告失败。
  
  “先生,弟子无能。”王崇惭愧不已。
  
  王渊安慰说:“不是你的责任,是这辽东军民,早就不相信官员的屁话。”
  
  王渊此时也非常头疼,他就四百多精骑可用,总不可能拿去攻城吧?至于剩下的千余新兵,根本就是用来撑场面的,打打顺风仗还行,扔去攻城恐怕冲半路上就要逃跑。
  
  身为将帅,最怕急躁。
  
  王渊不急,围而不攻,等着城内叛军犯错误。
  
  说是兵变,其实是民变。如今正值春季,且不说城内粮食是否充足,那些叛军心里还想着春耕呢,恐怕围城一个月就全军发慌了。
  
  趁此机会,王渊派人清丈牧场,这个时候没人敢来阻止。
  
  王渊倒是希望有人跳出来,正好可以立威。城内他攻不进去,城外还有什么好说的?那四百多精骑可不是摆设!
  
  半个月之后,带人清丈牧场的弟子费渊,回来禀报说:“先生,还未清丈完毕,但情况已经坏到极点。目前清出的一千多倾牧场,被占得一亩都不剩,草场已经被毁了,放眼望去全是农田。”
  
  “意料当中。”王渊并不愤怒。
  
  前面说了,辽东苑马寺有六监二十四苑。朱棣死去没多少年,就实际只存清河、滦河二苑,其余二十二苑牧场全被侵占干净。
  
  正统年间,朝廷派大臣督理马政,也只恢复了永宁监的全部牧场(共四苑)。
  
  至成化年间,又只剩下两苑牧场,朝廷再次派大臣进行整顿。
  
  到弘治朝再废,继续整顿牧场,整来整去也整不出个结果。
  
  没办法,不管是辽东督抚,还是苑马寺官员,都不敢跟地方卫所闹翻。更棘手的,便是恢复马场之后,那些种地的百姓如何安置?先别提怎么安置了,那些百姓造反怎么办?
  
  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
  
  ……
  
  城内。
  
  叛军副统领张禄说:“大哥,官兵这是不打算走啊,城中百姓都闹着要回去春耕。”
  
  叛军头子高杭郁闷道:“谁想耕田就回去,反正我不走,外面可是王二郎!”
  
  张禄有些不信邪:“咱们拥兵上万,一起杀将出去,外面千多号官军能顶得住?”
  
  “你打过仗吗?”高杭问。
  
  张禄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  
  高杭又问:“你听说过刘六刘七吗?”
  
  张禄笑道:“那是河北的好汉,三番五次杀到京畿,折腾好几年才被灭掉。”
  
  高杭叹息:“王二郎刚中状元的时候,只带着两百骑兵,就敢硬冲万余义军,义军真被他冲溃了。咱们手里的庄稼汉,能跟刘六刘七的义军比?”
  
  “还有这种事?”张禄大惊。
  
  “你现在敢出城吗?”高杭问道。
  
  张禄连连摇头:“不敢。”说完又来一句,“要不咱们投降吧?”
  
  高杭大怒,飞起一脚踹去:“你他娘还不如找根绳子上吊!”
  
  张禄捂着痛处:“我就随口说说,又不当真。”
  
  高杭气得够呛,坐回去说:“把姓凌的带来。”
  
  张禄嘀咕说:“那姓凌的杀掉算了,留着也没用,杀了还能省一份口粮。”
  
  刚刚坐下的高杭,气得又站起来,抄起茶杯砸出:“从三品文官,你说杀就杀?真杀了他,咱们就死透了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