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594 谁是我爸爸?

594 谁是我爸爸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乾清宫,在嘉靖建养心殿以前,不但是皇帝的寝宫,还是皇帝正儿八经的办公地点。
  
  “伯爷请进。”随侍太监微笑道。
  
  后军右都督、掌锦衣卫事、忠勇伯李应,不紧不慢的随太监走进去。朱厚照在世之时,李应见皇帝都昂首阔步,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,如今换了皇帝变得中规中矩。
  
  “臣叩见陛下!”李应叩拜道。
  
  朱载堻也不客套,直接询问:“造谣者可曾抓住?”
  
  李应回答:“三日抓了六百多人,多为道听途说,少部分是在街上捡到造谣文章。那些造谣文章,是用左手刻蜡版,用蜡印机印刷数百张,随意张贴在京城各处临街墙壁。”
  
  朱载堻怒道:“在京城贴数百张纸,竟没有一丝线索?锦衣卫果真好手段!”
  
  李应连忙解释:“陛下,并非没有线索,而是线索实在太多。刑讯逼供之下,人人皆有线索招供,根本难辨真假,需得一条一条查实。可每条线索都去查,恐致京城大乱,请陛下训示。”
  
  朱载堻顿时沉默。
  
  几百条线索,等于没线索,因为都是刑讯逼供得来。继续查下去,这几百条线索,很可能变成几千条线索。
  
  查到最后,嫌疑范围不是越来越小,而是随着深入越来越大,在京中抓几万人都实属正常。
  
  李应是个有脑子的,抓来六百多人之后,立即请示皇帝是否扩大化。
  
  京城的宵禁,并非天亮之后解除,否则住在城外的官员,如何摸黑进城上早朝?
  
  解禁时间为五更三点,即凌晨3点48分。此时敲响晨钟,城门便可洞开,城内居民也可自由活动。黑灯瞎火的,在偏僻街巷张贴谣言,就算被人撞见也看不清长相。
  
  查得出来才见鬼了!
  
  朱载堻纠结一阵,问道:“此事可有启奏?”
  
  李应捧出一堆奏章:“陛下,奏本和密揭皆在此。”
  
  “奏章”只是一个统称,细分为:奏、章、表、启、状、笺……等等。
  
  比如要拍皇帝马屁,就用表、笺一类的贺章。
  
  京官奏事,凡公务内容,皆使用题本。题本有固定格式,甚至可让书吏预制,官员奏报公事的时候,把相关内容填在空白处即可,大大节省了书写和查看的时间。
  
  因此,别以为古代奏章,都是什么四六骈文。那玩意儿读起来费劲,日常公文都这么来,别说皇帝会给整懵,内阁恐怕也得原地爆炸。
  
  至于奏本,是用来乞恩、认罪、陈情、建言、申诉、弹劾的,王渊变法所上的奏疏就属于奏本。
  
  锦衣卫奉皇命办事,不但可以搜查审讯,还能接受臣民的启奏和揭帖。
  
  朱载堻翻开奏章随便看了几份,就气得想跳起来打人,全是六科官员借题发挥的奏议。
  
  六科官员有很多,而且充斥无数愣头青,王渊不可能完全掌控。这次出现一堆跳反的,纷纷建议让王渊避嫌请辞,再招王素为驸马来平息京中谣言。
  
  为啥首先跳反的会是六科?
  
  一是年轻人不怕事儿,而且品级较低,光脚的不怵穿鞋的;二是王渊制定《考成法》,只保留六科的弹劾、监督、秘书等权责,不准六科直接驳回内阁政令,而且还取消了六科接受臣民奏章的权利。
  
  六科大权,被王渊砍了一半!
  
  朱载堻愤怒的原因,是他受顾太后的影响,一直想要重用通政司。六科可直接接受奏章,导致通政司权利被抢,渐渐变成公文转运部门,这里面牵扯到文官和太监的争斗。
  
  只因通政司官员的选任,太监可以插手,因此通政司遭到内阁、六科、六部和都察院的联手打压。比如万历年间,倪光荐因为在通政司做过参议,后来累升为工部尚书,却在《七卿年表》中故意不写他的名字。都御史赵锦,只因朝会排在倪光荐后面,公开表示这是一种耻辱,于是赵锦就成了兵部尚书,终于可以排在通政司出身的倪光荐前面。
  
  朱载堻已经把秉笔太监的权利一分为九,又让司礼监掌印和秉笔太监互相独立,如此大大削弱分散了太监的权利。相应的,文官那边也得削弱,通政司就是一枚棋子,可从六科抢回一些权力。
  
  这些动作,都是为了集权与制衡,最终增加皇帝的权柄而已。
  
  王渊看到了司礼监的改革,怎还不明白小皇帝心意?于是选择剥离六科权力,既讨好了小皇帝,又能提升内阁办事效率。
  
  可被夺权的六科官员,却不知道皇帝的想法,只把怒火集中在王渊身上。这次谣言满天飞,锦衣卫奉命调查,六科趁机给锦衣卫递奏章,集体跳反给王渊上眼药。而且李应是王渊的好友,如果李应敢拦下奏章,六科还能趁机弹劾李应!
  
  朱载堻本就因为谣言而愤怒,现在又被六科破坏他的收权改革,心里顿时把这些愣头青恨得牙痒痒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