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663 活力四射的时代

663 活力四射的时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自从王渊辅国以来,大明制度总是在不断变化。
  
  只要自身利益不受损,官员们已经习惯变化,而且还对此乐在其中。
  
  就在今年冬天,王渊改革官员休沐制度。
  
  确定元旦(正月初一)、上巳(三月初三)、端午、中秋、重阳、冬至为法定假日,全国官员可休息一天。每月逢初一、十五,全国官员可休假一天。但是,各部门必须留人值班,遇到紧急公务也要取消假期。
  
  对于京官来说,每月的初一、十五,是皇帝举行大朝会的日子。
  
  大朝会属于礼仪性质,遇到懒散的皇帝,根本不会定期举行。朱元璋那会儿,群臣非常劳累,大朝会乃是君臣放松的日子,皇帝还要赐宴给群臣,直至正统七年才取消初一、十五大朝会赐宴。现在王渊规定,初一、十五的大朝会,早晨九点钟准时举行,群臣不必半夜起床,散朝之后就能自己去耍乐。
  
  另外,元宵节放假十天的旧例保留下来,国子监每月双休的旧例也保留下来。
  
  唯独庶吉士五日一休,这个特别优待被王渊取消,庶吉士与普通官员享受同样假期。
  
  在王渊简政裁员、加强考核之后,京城各衙门官员,其实工作挺忙碌的。人不能一直精神崩着,必须要定期放假才行,劳逸结合才能提高办事效率。
  
  明代一年有三个重要节日,即元旦、冬至和皇帝生日。
  
  在这三天,皇帝要么给群臣赐宴,要么给群臣赐食。如果啥都不赐,说明出大问题了,天灾人祸取消庆祝活动。
  
  今日冬至,赐食群臣。
  
  前些年,赐的是玉米、花生、瓜子等物,今年每人赐一只半大火鸡。
  
  火鸡是首辅王渊的养鸡场养的,卖给鸿胪寺,再赐给文武百官,顺便附带两枚受精蛋,可以自己拿回家孵小鸡。
  
  此时此刻,东安门外,就有几个大臣,指着彼此仆从手里的火鸡闲聊。
  
  “此殷州异禽,比之中土鸡,肥硕至斯也。”
  
  “确实肥硕,只是不知为何称为火鸡。”
  
  “王相名之,未解何因。”
  
  “我打算带回家中饲养,可供观赏,又能作画。”
  
  “最好观赏,此肉不香。”
  
  “安平兄吃过火鸡肉?”
  
  “吃过,鸡腿和鸡翅还不错,其他地方的肉又老又柴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近些年,新鲜玩意儿越来越多,火鸡只不过其中一个点缀。
  
  如今的官宦富贵之家,真是家家都有自鸣钟,还出现专门侍钟的仆人,平时擦拭灰尘,偶尔上油润滑。
  
  戴眼镜的官员也越来越多,老年儒士戴老花镜,年轻士子戴近视镜。都是那种单片眼镜,不用时挂在胸前,用时取来架在鼻梁上。镜片有玻璃的、有水晶的,镜框有玳瑁的、有玉质的、有金银铜的,已经有人把眼镜誉为“文房第五宝”。
  
  哥白尼身边跟着个翻译,看到官员手里提着火鸡,问道:“中国官员为什么每人都有一只鸡?”
  
  翻译笑道:“今天是冬至,皇帝赏赐群臣。这种火鸡是从殷州来的,平时不容易看到,皇帝就赏赐大臣们每人一只。”
  
  “冬至?”哥白尼没听明白,因为翻译不知道该咋翻译,直接使用了“冬至”的汉语音节。
  
  翻译解释说:“今天以后,就开始回暖了。”
  
  哥白尼瞬间明白,原来今天是太阳回归日,也是西方圣诞节的起源。
  
  西方世界许多民族,都把冬至视为太阳神的生日,罗马、叙利亚、波斯的太阳神都在冬至这天诞生。罗马太阳神的生日,由于年代久远、历法不精,因此被定在12月25日,这天被称为“太阳神节”。
  
  耶稣以前是没有确切生日的,各国胡乱给耶稣庆生,春夏秋冬四个季节都有。直至公元354年,罗马主教才取“罗马太阳神节”,把耶稣生日安排在这天,“圣诞节”由此出现。
  
  民国时期,中国人把圣诞节,称为“西历冬至”,其实刚好歪打正着。
  
  哥白尼继续在城中闲逛,陆续看到好几拨游学士子,他好奇道:“中国的年轻学者,为什么都带着一把剑呢?”
  
  翻译笑道:“如今倡导复古,年轻士子什么都推崇盛唐。携带长剑离开国家,辞别亲人,到远方游学(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),便是盛唐士子的习惯。特别在江南地方,如今商贾大兴,商家子嗣腰缠万金,弱冠之年必定仗剑游学。剑是君子的象征,君子就是品德高尚的哲人。同时,剑还能防备歹人,遇到强盗也能自卫。”
  
  “原来是这样,欧洲也在文艺复兴。”哥白尼点头说。
  
  翻译名叫张煌,来自广州海商家庭,目前拜入北京物理学院读书。王渊听说哥白尼来中国了,虽然没有立即接见,但还是安排了一个随行翻译。
  
  哥白尼望着那些仗剑游学的大明士子,不禁有些心生羡慕,他们降生在一个伟大国度的伟大时代。
  
  至于欧洲,太黑暗了!
  
  其实,这些仗剑去国、辞亲远游的士子,很多都是找借口四处旅游而已。他们生来不愁吃穿,科举也没什么把握,干脆就追慕盛唐遗风,带着一把破剑到处耍乐。其中的佼佼者,还会写游记和诗词,寄到报社赚取名声和稿费。
  
  如今兴起一种游学类文学,以名山大川、边塞怀古为主,甚至有人跑去西域,想把楼兰、轮台、车师、交河这些古地名都找出来。
  
  今年夏天,就有个游学士子声名鹊起。
  
  此人名叫陈宗儒,父亲原为海盗,后来变成大海商。陈宗儒幼年便拜名师,还跟着父亲去了南洋和印度,考了个秀才便不愿再科举。他先是到北京学习物理,实在学得脑壳疼,干脆呼朋引伴前往河套,同行士子的花销全都由他负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