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686 济州岛?大明南直隶耽罗州!

686 济州岛?大明南直隶耽罗州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船队驶离山东之后,并未前往任何地区贸易,而是去胶澳(青岛)停泊等待。
  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胶澳船只越来越多,王骥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。
  
  终于在十月份,一支由40多条商船组成的船队,在“不知名”海商的领导下,齐刷刷朝着济州岛杀去。
  
  “少爷,要打仗了咧。”周翡兴奋莫名。
  
  王骥嘀咕道:“这仗打得偷偷摸摸,并非大明东洋水师出征,而是由各路商船联合进发。恐怕,不是打朝鲜,就是要打日本!”
  
  周翡没搞明白:“为什么不是朝鲜就是日本?”
  
  王骥说道:“我出京之前,熟记过许多海图。此去向东,只有朝鲜和日本,否则就是前往殷洲。日本、朝鲜皆为大明属国,藩属没有犯下大错,宗主国怎能直接武力征讨?即便要打,也不能官方出面,只能由民间商船挑起事端。”
  
  这就是家学渊源,王骥虽然啥都平庸,但眼界极为开阔,对政治外交也有理解。
  
  “操帆啦,你们两个还愣着作甚?”甲板管事呵斥道。
  
  王骥和周翡连忙跑去打下手,他们还没有上手操帆的资格,只能在甲板上到处做力气活。
  
  折腾半天,累得要死不活,主仆二人直接躺甲板上喘气。
  
  仰望着纯净的蓝天白云,吹着咸湿的海风,王骥只觉神清气爽,竟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。突然,他听周翡呵斥:“你们要作甚!”
  
  王骥猛的睁开眼睛,却见身边围了七八个水手,周翡站在中间正跟他们对峙。
  
  一个水手贱兮兮笑道:“咱哥儿几个打赌,就想知道小周(王骥)是男是女。小周,快让哥哥摸一下胸,我赌你衣服里面还缠着布。”
  
  “混账!”周翡大怒,握拳逼近此人。
  
  王骥笑着扯开衣襟,袒露胸膛说:“某自是男儿之身,谁想摸就过来吧。”
  
  众水手居然颇为失望,但之前那人却眼睛发亮,咽着口水上前:“嘿,明明是个男人,胸膛竟比妇人还白嫩。且让我试试手……啊!放放放……放开,断了断了断了……”
  
  此人往前走的时候,周翡笑着主动让开。
  
  就在其伸手的一瞬间,王骥迅速抓住对方手腕,借巧力拧动轻松将来者制服。将此人双臂反剪,用膝盖跪压在甲板上,王骥笑问:“还想摸吗?”
  
  “不不不……不摸了,你快放开,疼!”这水手哭丧着脸道。
  
  周翡双拳紧握站在旁边,扫视这家伙的同伴,那些水手摄于气势,竟然无人敢上前救助。
  
  王骥伸手探向对方裤裆,讥笑道:“摸胸有甚意思?要摸就摸下面啊。”
  
  这水手求饶道:“小周,哥哥错了,且放我一马……啊!”
  
  却是王骥抓到对方的裆下一坨,猛地使劲握住,几欲将此人给疼晕过去。
  
  王骥慢腾腾站起,脱下上衣,赤膊说道:“是我不对,这么晒的日头,竟还将衣服穿得严实,让你们一个个都误会了。且散去吧,今后我赤膊出工便是。”
  
  船长室。
  
  安长贵颔首微笑:“不愧是太傅之子,小小年纪便进退有度。既立了威,又不结死仇,还能放下身段。”
  
  大副咋舌道:“这也算纨绔子弟?可比江南那些权贵富豪之子有出息多了。如此麒麟儿,哪用得着在海上历练,太傅的门风可真严得过头了。”
  
  “太傅人中龙凤,对子嗣自然要求严格。”安长贵说道。
  
  两人一阵闲聊,大副突然说:“明日便至耽罗(济州岛),不知那朝鲜国主作何反应。”
  
  安长贵笑道:“能有何反应?捏着鼻子认了呗,耽罗本就是大明国土。”
  
  济州岛,明初还真是中国领土,朱元璋在衡量政治利弊之后,答应把济州岛赏赐给朝鲜。
  
  但是,朝鲜必须按照元朝的牧马管理模式,将济州岛的马匹进贡给大明,给多少补偿全看大明皇帝的心意。同时,大明有权插手济州岛的管理,甚至可以往济州岛派遣官员。
  
  这就是承认元朝法统的好处,前朝遗留的所有领土,大明都能顺理成章的继承。
  
  济州岛的主体人口,可并非什么朝鲜民族。
  
  最早的岛上土著,要么已死绝,要么被同化。
  
  宋元时期,高丽权臣叛逃至此,朝鲜人开始统治济州岛。但很快,元朝将济州岛征服,大量囚犯被流放此岛养马,其中包括元朝的魏王阿木哥。
  
  明初,陈友谅之子及心腹部众、明玉珍之子及心腹部众,还有元代的一堆皇族宗室,全被朱元璋一股脑儿的扔到济州岛。此外,方国珍的残部,也主动逃到济州岛,因此岛上以蒙古人和汉人为主。
  
  济州岛横在大明、日本、朝鲜三国海域之间,大明海商早就眼热得很,这次打算搞一个大事件。
  
  顺便,敲打一下不听话的朝鲜国主李怿。
  
  翌日正午,海商船队来到济州岛附近,直接将北部的耽罗港封锁。
  
  码头上喊杀声震天,却是岛民正在杀戮朝鲜官员,大明海商船队并不直接动手,只封锁港口不让朝鲜官船逃走。
  
  不惟此处,整个济州岛都在暴乱。
  
  提前约好日期,双方配合行动。岛上的蒙古和汉人后裔,对朝鲜官员、朝鲜平民展开屠杀,发泄百年来所遭受的压迫与怨气。
  
  当然有压迫,当然有仇怨,朝鲜当初接手济州岛,岛上之民会乖乖听话?济州岛的汉人与蒙古人,跟朝鲜官兵对抗十多年,经过多次镇压和诱降才勉强平息。然后,朝鲜不断往岛上移民,不断派遣官员进行盘剥,汉人和蒙古后裔早就不堪忍受。
  
  数日之后,几个义军首领,汇集在耽罗港码头。
  
  其中,有陈友谅的后代,有明玉珍的后代,有方国珍的后代,有元魏王的后代,有元梁王的后代……只说出他们祖宗的名字,就能把大明官员听得心惊肉跳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