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739 这就是决战?

739 这就是决战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艾哈迈德内加尔苏丹国,又称尼扎姆·沙希王朝。
  
      它是从巴赫尼曼分裂出来的,其建国者艾哈迈德,正是当初力行改革,却被阴谋害死的那位宰相的部将。
  
      传至如今,也不过才第二代苏丹而已。
  
      昌德比比的父亲布尔汉沙,就是沙希王朝的苏丹。
  
      但你绝对想象不到,这货在位的大部分时间,都跟印度教的阿难国结盟,四处攻击周边的绿教苏丹国。而他的儿子,历史上则是阿难国的终结者,而且一手推动四大苏丹国联军南下。
  
      在此时的德干高原,没有道德,没有秩序,没有诚信,只有无尽的背叛与混乱!
  
      这种现象,正是王渊的便宜岳父,阿难国伟大君主克里希纳造成的。
  
      克里希纳国王多次打败苏丹军队,由于很难占领绿教土地,喜欢把战争失利的苏丹放回去。这些苏丹战败之后,国内往往有人夺权,放回去复位就意味着内乱。而夺位者,又往往有邻国支持,苏丹一旦复位成功,转身就会去找邻国报仇。
  
      于是,在克里希纳国王的挑拨离间之下,德干地区的苏丹国彻底陷入混乱,背叛次数太多导致谁都不相信谁,并且一国大权经常被别国贵族窃取。
  
      德干苏丹们,由此赠送克里希纳国王一个雅号:外国人王朝的创建者。
  
      可惜啊,克里希纳国王打下的偌大疆土,在他病死之后,竟被天竺棉会一群乌合之众占领。就连他的女儿孔芙,也被献给王渊为妾,儿子更是被棉会养成一头肥猪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庞大的内河舰队,缓缓驶向通州城,河边还有数千骑兵、四万多步卒跟随。
  
      西北两国联军,就这么点人。
  
      但其战斗力,却远超被卢升击败的八万多四国联军。尤其是他们的骑兵,完全继承巴赫尼曼国的精髓,规模很小却异常凶悍(巴赫尼曼苏丹,一直被印度教徒呼为‘马王’)。
  
      侯赛因站在坐舰船头,皱眉道:“父亲,听说阿难国已经换了国王,而且新王是中国宰相,这次真要再打下去吗?”
  
      布尔汉沙已经六十多岁,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苏丹,他笑道:“一个异国宰相,居然做了阿难国的国王,你觉得有多少人会听他的命令?”
  
      艾哈迈德内加尔国,虽然也是沿海国家,但一直不存在殖民港口,也没有跟葡萄牙和汉军打过仗。
  
      侯赛因说道:“我觉得没有必要冒险,何必帮着比贾普尔国扩张领土?”
  
      “交易嘛,总是有来有回,”布尔汉沙笑道,“你的妹妹(昌德比比),已经是比贾普尔的王子妃,我们两国应该互相扶持。”
  
      屁的扶持,利益使然而已。
  
      比贾普尔国依靠跟葡萄牙、大明做生意,虽然被夺去几座港口做殖民点,但依旧变得非常富裕。
  
      艾哈迈德内加尔国就比较穷,他们必须南下抢点东西,而通州所在黑天河流域,又是印度次大陆中部农业最发达的地区。
  
      布尔汉沙此次出兵,不但能够抢掠财货,还得到比贾普尔苏丹的许诺。即:艾哈迈德内加尔今后出兵邻国,即便把内拉尔国给彻底吞并,比贾普尔国也不得进行干涉。作为回报,比贾普尔国,也可以吞并邻国比达尔。
  
      这一对儿女亲家苏丹,想要结盟之后各自扩张!
  
      眼见两国联军杀来,通州城外的难民,吓得纷纷跳河而走,想要渡河寻求王渊的庇护。
  
      城外的流亡贵族,却舍不得扔下财货。王渊已经把附近船只搜空,贵族们的金银财宝没法过河,只能守着财宝抱团结阵等待战争。
  
      两国联军在城外停下,战船用以防备河对岸的王渊。
  
      一尊尊老式臼炮被推出来,这玩意儿历史悠久,属于朱元璋喜欢用的攻城武器。
  
      王渊站在河对岸的高台上,用千里镜观察情况。
  
      这些德干苏丹国,源头是更北面的德里苏丹国。他们的军队风格,大量继承德里苏丹国,同时又吸收了部分印度教国家的特征。
  
      或许是劳师远征,两国联军没带战象。
  
      前方是一排排长盾手,那些长盾齐胸高,列阵之后防御性很强。接着又有标枪、长矛、刀盾、弓箭等兵种,甚至还有少量火铳兵,但火铳兵都位于中军,似乎只作为奇兵兼预备队使用。
  
      那数千骑兵,则明显带有阿拉伯风格,将领皆着全身链甲,头盔也有链甲垂下护着脖子。
  
  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臼炮齐射。
  
      没有瞄准城墙,而是瞄准城外的北方流亡贵族。
  
      流亡贵族的私兵士气不高,又被一轮臼炮问候,虽然没死几个人,却已经有崩溃的征兆。
  
      一个贵族朝着城内大喊:“快出兵救援我们!”
  
      城内守军,置若罔闻。
  
      若是河对岸没有王渊的援军,城内守军肯定救援同胞。但既然已经有精锐援兵,为啥要救那些流亡贵族?
  
      这些贵族私兵,打仗屁用没有,纯粹浪费粮食。
  
      还不如让他们去死,接收他们死后留下的财货。若流亡贵族们不死,才真不好意思下手抢呢,那些家伙死了对大家都有好处。
  
      王渊打着同样的主意,让敌人把流亡贵族一锅端,他就能轻松往北方搞移民。
  
      两轮炮击之后,联军骑兵突然冲锋。
  
      两千骑兵部队,冲近了集体抛射,箭雨落在流亡贵族的私兵阵中。
  
      这些骑兵放一箭就走,又有两千骑兵冲来,而且比之前冲得更近,同样放一箭就转身离开。
  
      终于,第三轮骑兵冲到,流亡贵族私兵全线崩溃。
  
      贵族们收束不住,只能放弃财货逃跑,甚至连妻儿家属都顾不上,一个个脱下铠甲往河里跳。
  
      苏丹联军骑兵,一兵未损,只放了两轮箭,搞了三次冲锋,就将城外的印度流亡贵族们彻底干翻。
  
      大量苏丹骑兵下马哄抢财宝,这些家伙虽然战力强悍,但纪律却是真的够呛。
  
  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  
      城上立即放箭,对准抢夺财货的骑兵。射死数十人之后,这些骑兵才全部离开,不敢再去抢城外的物资。
  
      两位苏丹,立即下令攻城。
  
      但通州城位于两河交汇处,几乎是三面环水,只有一面半城墙可供攀爬。
  
      一番佯攻,耗费守军些许箭矢,苏丹联军又撤回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十多门老式臼炮,对准城门齐射。可惜准头实在太偏,一发炮弹都未命中,反倒是把旁边的城墙砸出几个凹坑。
  
      做了一番无用功,联军士兵再次攻城。
  
      而联军战船,也渐渐靠近,不断射杀跳河的贵族和难民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